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秋雨八日 ao2xjf5n

[复制链接]

3692

主题

369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11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日】   

  天刚渐黑,黑云压空,秋风袭来,清凉之中带着一丝寒意,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一处低矮的农房内,阿民爹正蹲在门口,大口地抽着旱烟,眯着的眼睛死死盯着上空。   

  一场秋雨一场寒,阿民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屋内,电视中传来“未来一周,我市将会有连续的强降雨,请广大市民做好出行准备……”   

  阿民娘坐在电视前,连着咳嗽了几声,“他爹,你听到没,未来一个星期都有大雨啊?”   

  “听到了!”阿民爹不耐烦的说道,不知为何,看着黑压压的天空,阿民爹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是因为玉米还有一个多星期便可以收成,却预报未来一周有暴雨?阿民爹不清楚。   

  深夜12点,覆盖全市的暴雨刚告一段落,市内大街上早已没了行人,只有孤零零的街道和积水汇聚的水洼,空气中有一种可怕的宁静。“快追,一定要杀了这两个叛徒!”一声大喝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只见,两个浑身湿透的年轻男子互相搀扶着在前面奋力奔跑,后面却是十数个手持砍刀的黑衣男子,喊声正是从这群人中传来。一道闪电袭来,方才看清两个年轻男子身上鲜血遍布,一条条的刀口皮开肉绽。二人知道,如果被追上,只有死路一条。便东绕西拐,试图甩脱他们。不料,却跑进了一条长长的死胡同,三面都是高墙,人群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时在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其中一个比较壮实,对另外一个小声说道:“阿峰,快,踩着我上去!”   

  阿峰摇了摇头:“不,你踩着我上去!”   

  “这个时候就别和我争了,快踩着我上去。”说罢,壮实男子忍着伤口的疼痛,后背靠着墙,马步稳扎,双手做托举状。   

  阿峰眼睛瞪得老大,只听脚步声越来越近,犹豫片刻,便后退两步,表情凝重的说到:“我上去之后便把你拉上去!”   

  壮实男子点了点头。   

  十数个拿着砍刀的黑衣男子已经跑到胡同口,看到阿峰和壮实男子在前方的不远处,便放慢了速度,他们知道,阿峰和壮实男子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死路一条。   

  壮实男子看到越来越近的黑衣男子,大声喊道:“白癜风康复,重返青春阿峰,快啊!”   

  一黑衣男子发现了阿峰和壮实男子的意图,便大声向同伴喊道:“快追,他们要翻墙逃跑。”   

  阿峰咬了咬牙,便双腿一蹬,向前跑去,踩着壮实男子跳了起来,双手正抓住墙边缘。壮实男子见状,双手死死拖住阿峰的双脚,拼尽最后力气,终于把阿峰送到了墙上方。   

  阿峰趴在墙上,伸出一只手,大声喊道:“快,快把手给我!”   

  暴雨又突然降临,一滴滴的雨水低打在他们的脸上,又顺着身体流到地面,却变成了红色。   

  壮实男子想要伸手抓住阿峰的手,却筋疲力尽的倒了下来。此刻,黑衣男子已经围了上来,一半把壮实男子团团围住,一半开始翻墙。   

  壮实男子见此情形,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去拽翻墙黑衣男子的腿,一边大声喊道:“阿峰,快跑,不要管我!”   

  阿峰趴在墙上,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湿遍了全身。看了一眼正在被乱刀大砍的壮实男子,还是跳了下去。   

  壮实男子死死抱住想要翻越上墙黑衣男子的腿,声嘶力竭的喊道,一口口的鲜血顺着嘴角流出,“阿峰,告诉我爹娘,我……”   

  “我”字刚说出口,壮实男子的脖子便被一刀划过,壮实男子双手捂着脖子,后背靠着墙壁开始慢慢坐下,迸出的鲜血却从壮实男子的手指间溢了出来[url=http://www.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zgbdf.net/]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url],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只能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盯着周围的黑衣男子。   

  其中一个为首黑衣男子,蹲了下来,和壮实男子的视线持平,颇为惋惜地说到:“阿民,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背叛大哥的。”   

  原来,壮实男子就是阿民!   

  这是阿民临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雨越下越大,胡同内的积水也越来越多,从阿民脖子喷薄而出的鲜血流到地上,又钻进积水之中。瞬间,胡同内的积水变为了红色,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他爹,你咋了?”阿民娘咳嗽连连,一直没有睡着,却看到早就睡去的阿民爹突然坐了起来,满头大汗,一脸害怕之色。   

  “没,没什么。”阿民爹一边擦掉头上的冷汗,一边关心地问道:“他娘,还是睡不着吗?”   

  “哎,没事,再熬一会就能睡着了。”阿民娘叹了一口气,生阿民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身体变得虚弱起来,每逢阴天下雨便咳嗽不停,看了二十多年,却始终不见好。   

  看了一眼窗外,只见暴雨下个不停,阿民爹给阿民娘抿了抿被子,这才躺下,缓缓地说道:“阿民有多久没打过电话了?”   

  阿民娘又咳嗽了两声,有些不满的说道:“前天不是刚打过吗?”   

  “那我怎么就觉得这么长呢,”阿民爹望着黑漆漆的屋顶,有些惆怅的说道。   

  “嫌时间长,你明天就给阿民打个电话。”阿民娘颇为不耐烦的说道,说罢,翻了一个身,用后背对着阿民爹。   

     

  【第二日】   

  又是黄昏,暴雨己经停了两个多小时,太阳竟从西方的黑云中冒了出来,发出微弱的光芒。   

  阿民爹在村中唯一的小卖部门前徘徊不定,最初,阿民爹是通过小卖部的电话和市内的阿民联系;两年前,阿民给他爹买了一个老年手机,斗字不识一个的阿民爹却怎么也学会,所以每次要接打电话的时候,都要找小卖部老板帮忙。   

  “我说阿民爹,你在这里晃个什么,晃得我眼睛都花了。”小卖部老板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人称宋二嫂,正在一边悠闲的嗑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   

  “没,没什么。”阿民爹掩饰道,他还没有决定是否要给阿民打个电话,打吧,不知道说什么;不打吧,又觉得心中不踏实。   

  宋二嫂白了一眼阿民爹,又继续嗑瓜子看电视了。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却是阿民爹口袋中的手机。阿民爹激动地掏出手机,两步便走到宋二嫂跟前,“二嫂,你快帮我看看,是不是阿民打过来的?”   

  宋二嫂不紧不慢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没有好气的说道:“不是,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说完,宋二嫂便按了接听键,又把手机递给阿民爹。   

  “那是谁打来的?”阿民爹一边接过手机,一边疑惑道。   

  “喂,叔,我是阿峰,阿民的朋友。”手机中传来阿峰低沉的声音。   

  “哦,阿峰啊,”阿民爹这才想起,阿民曾经告诉过自己,他在市内打工认识一个好朋友,名字就叫阿峰,“怎么了,阿民呢,他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编辑评语系本人纪念一位心脏病去世的同学和一位因车祸去世的本家小树所作,诠释了兄弟之前的情谊和父亲无言深沉的爱。(作者自评)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5 07:58 , Processed in 0.30752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