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黑尔

[复制链接]

1491

主题

1491

帖子

45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50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尔是一只土狗,是我家的一只土狗。   

  黑尔来我家也有快十年光景了,那时母亲尚健在。如果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话,黑尔也算是一只步入古稀之年的高龄狗了。   

  那时,我父母刚搬到一个独立的小院子里居住。暮鼓时分,在外扑腾了一天的鸡鸭牛羊们拖着疲惫的脚步摇摇摆摆的往家赶,一只瘦不拉几的小黑狗立在了我家门槛边,眼巴巴的望着屋里。神奇的是:我家原来那只高大威猛,毛色油亮的大花狗对这只贸然入侵的同类连哼哼唧唧的声都没有,迟迟疑疑的呆望了一眼,居然蹑手蹑脚的迈向了一边。父母嘟哝着:“哪里来的野狗”呵斥驱赶,他仍不肯离去,便砰的一声合上了门。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早起的父亲打开门,发现那只小黑狗竟然还站在门边。一身灰黑的浅短毛被露水滤湿得一绺一绺的,肋骨清晰可见。母亲便起了恻隐之心吩咐父亲道[url=http://www.0635jiankang.com/npx27/np北京白癜风医院x276/1655.html]人们应该怎么护理脓包型皮肤牛皮癣[/url]:别撵它了,不是说有狗来就会有财来嘛“。便在一排鸡钵狗钵边放置了一个豁碗:黑尔,这个就是你的饭盆,看清了哦。“从此黑尔就算在我家正式的登堂入室了。   

  黑尔是只狗,一只货真价实的狗,狗性在它的身上便体现得淋漓尽致!   

  狗性之一喂不饱的狗:一排鸡钵狗罐一顺溜的排列开来,一到喂食的时间,母亲便兜着一大盆鸡零狗食一个一个的添满。黑尔总是跑到它的碗前闻一闻,嗅一嗅,调头便扑向一群啄得正欢的鸡钵前,吓得一群大鸡小鸡咯咯咯的四处逃散。它舔两嘴掘得一地都是,感觉味道其实差不多,就悻悻的离开了。信步度到埋头吃食的大花狗面前,大花见它过来,会呲呲牙齿,狐假虎威的汪汪嚎两声,黑尔压根就不理会它的,一声不啦上去闷头就吃起来。自从黑尔来了之后,大花便萎靡不振忍气吞声起来。一副高大骨架在黑尔面前就似资本主义纸老虎。成日像个被人欺凌的小媳妇一样哼哼的跟在黑尔身后,黑尔则气宇昂轩完全一副鸠占鹊巢的模样。把大花狗的食物捣腾一遍之后,它便慢悠悠的走向一群吃食的鹅。尚未走近,一群白鹅便伸着长长的脖子,鹅鹅鹅的叫唤起来,一声比一声尖锐犀利,一张张又扁又长的大嘴一开一合的对它宣战。黑尔会迟疑一瞬间,估量一番敌我的实力之后,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狗碗前。兴趣盎然津津有味的吃着它自己的那份食物!   

  狗性之二狗仗人势:独门独院的农村家庭都养着狗看家护院,你在乡下走过,到处都是一遍鸡犬相闻的热闹景象。我哥家便养着四条黄狗,每逢去他家,隔着老远我便裹足不前,他家的狗每每倾巢出动,汪汪汪的吼叫着气势汹汹的奔你而来。或许,它仅仅是虚张声势的吓吓你而已,或许是告诉它的主人有其他的人在靠近他们的领地罢了。但我面对着一只只两眼泛着恶光的狗,还是冒冷汗心里直打颤。每当哥请父母过去吃饭时,黑尔便会兴冲冲的跟着,它时而跑前时而跑后,时而紧紧的挨着他们的脚步。无论那四条黄狗如何的对着它狂吠挑衅,它都会不声不吭,紧紧的跟在我父母的身边。哥听到狗吠的声音,就会出来呵斥,黑尔便大摇大摆的狗模狗样起来。睥睨的望着那四只黄狗,熟视无睹的在每张桌子底下寻找着食物。如果有一块美味的骨头,黑尔就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狗,它呲牙裂嘴的嚎起来,常常把单只的黄狗唬得一惊一咋的。哥就会说:“黑尔,你不愧为老汉家的狗,辈分比我家的黄狗高,黄狗尊敬你是应该的”。   

  黑尔来了几年,身子还是来时一样的矮小。矮小的黑尔却彪悍凶狠,吠叫洪亮,嗅觉灵敏。距离我家半里地有陌生的人或者动物出现,它便大吠特吠起来,吠得歇斯底里,一边吠一边猛扑出来。你不要以为它只是装模作样的吠吠作作样子,它扑过来就是一口,又快又准。因此父母听到它的吠声会急忙的出来唤它:“黑尔黑尔回来回来”。它才耷拉着长长的舌头,呼哧呼哧的飞奔而来,摇着短短的尾巴,邀功请赏般的咬咬你的库管,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一日清晨母亲听到外面一阵紧似一阵的恸哭声,出门看时:见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蹲在路边一边哭一边哎呦哎呦的叫着。见母亲过来,男孩子哭诉着说被你家的狗咬了。母亲俯下身,见男孩的左脚踝处几个又深又清晰的犬齿印,还往外渗着血丝。母亲慌了,赶忙替男孩用盐水冲洗,然后慌里慌张的背着男孩往村卫生站跑。恰好那日父亲不在家,个子不高又上了年纪的母亲背着男孩子显得那样的力不从心,一路气吁吁大汗淋漓的赶到村卫生站。医生替男孩处理了伤口,打了狂犬疫苗之后,母亲又背着男孩送他回家。对着男孩子的父母,母亲一脸的歉疚:"那只死股骨头坏死的外因都有哪些狗平常都是要先叫的,今天我们一点叫声都没有听到,回去就把它打死算了”。还好的是男孩子的父母都还算通情达理,没有为难母亲。母亲又气又累,一回到家就给了黑尔一棍。“死黑尔,平常你都是要先叫唤的,现在学会下黑口了”黑尔望着母亲手中的棍子,一点也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只是绕着母亲的脚呜呜的叫,似在告饶,又似在认错。黑尔下黑口之后,父母怕它再惹事,便在它的嘴上套了一个铁套子,铁套子留了一个小口,只够它的嘴张开一小半。表面同样彪悍的黑尔,暗地里斯文了不少!   

  母亲一年一年的老了,需要拐杖颤巍巍的行走。黑尔总是跟随在母亲左右,成了母亲的另一根拐杖!   

  父亲闲来无事,喜欢到距离家附近的鱼塘钓鱼消磨时间。去年清明前后,父亲又跟往常一样到鱼塘去钓鱼,一钓得上了兴致,常常就忘记了时间。他坐在鱼塘边,盯着塘中的浮子,害怕错过任何一次浮子颤动,鱼儿上钩的机会。黑尔汪汪汪的叫着找到了他。父亲骂它赶它用石头拽它,让它回去,它就是不走,叫声却一声比一声凄厉。父亲便犯了嘀咕:“今天这狗叫得奇奇怪怪的,撞邪了”?动手收拾起渔具来,黑尔才向着家狂奔而去。等父亲不紧不慢的回到家,才发现年老的母亲摔到在了灶塘边,黑尔围在她身边绕来绕去的转着。父亲把母亲送到了医院,母亲终因为年事已高,在住了十几天院之后走了!母亲丧事期间,家里的亲戚陌生人来来往往,黑尔像消失了一样,听不到它的叫声,连它的影子也寻不到。我想它可能躲起来了,那个喂养它的女主人毕竟上天了!办完了母亲的丧事,休整了几日,我便向父亲告别,我也该回家了。母亲走了,生活了几十年的家园,便没有了那份依恋。我说:“爸,我们也要回家去了”。父亲躲在灶房,不肯出来,只是”嗯“了一声。父亲突然间消瘦变小了,眉毛头发都稀稀拉拉的花白着。我汪着泪水站在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可自行百度“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5 08:11 , Processed in 0.35634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