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我帮的贫困户叫老徐 btlresjx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06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共见过老徐三次,这次是年度总结。我让他对检查组说我每月都来,老徐灵的很,忙不迭的答应了,根本无需我教人家。他凑到我跟前悄悄说:“你放心,我都说好。”我放心之余又生疑窦,都说好,那就是不说坏,在老徐的心里,我还有什么坏?   

  老徐的新居坐北刘云涛朝南,像我最钟情的三楼平台,满满的全是阳光。坐在一只吱吱扭扭的小凳子上,我端着茶,眯着眼睛,暖意融融的和他聊家常。邻居们都凑过来说话。有一项摸底调查,我问,老徐答,别的人积极帮腔。我像听写生字的老师,老徐是资质平平但应对自如的学生。气氛相当活跃。我每问一条,老徐想也不想都捡好的说,其他人还嫌不够,非要添盐加醋:一百。非常满意。很好。生怕老徐说不好,令我不满。我不知道老徐在村子里怎么夸我的,看起来蛮受大家善待。隔壁大婶边剥玉米边说:工作组和气没架子,就像自家人一样。   

  工作组指我。这是上世纪农民对包村干部的普遍称呼。我奉命帮人,为什么要带脾气和架子来?   

  头一回到村里认人,村主任曾悄悄告诉我:放心吧,你包的那家难度不大,父子仨老光棍,没有教育扶贫这项,就是靠几十亩地过活,没有其他致富路子,家里又没个女人缝缝补补。“你不用来,我盯着呢,保准顺顺当当脱贫。”   

  走到老徐家门口的时候,他已经快步迎了过来,殷勤的给左右的人递烟。敦实稍矮的个子,面相敦厚。他父亲靠在山墙边晒太阳,招呼我坐那儿暖和。年老,多病,但老人家绝并不迟钝,他责怪儿子不该拿烟招待女客,“拿核桃,泼茶去。”我一下子对他亲近起来,“泼茶去。”这话好请问盖百霖的副作用有哪些亲切。我姑父在世时爱喝茶,自己喝茶叫熬茶,来客了就比较斯文,喊我姑泼茶去,泼茶就是沏茶,“泼”字是开水冲烫的意思。我父亲也叫泼茶,我二姑也叫泼茶。一个“泼”字,让我感觉到滚烫、沉浮、熟稔、亲近、茶雾氤氲,茶香袅袅。   

  这是座三间土坯房,上世纪七十奶年代的麦秸还在泥土里泛着黄,院子极大,面相东南,视线开阔,阳光最好,堎畔有梧桐枣树花椒和桃树,洋槐木剁成尺把长,摞成堆子当柴烧,几只鸡旁若无人。屋在半山,项后是山,站在这风水堪称完美的高处眺望,人与天齐,河川阡陌线条分明一览无余,坡上次第而下是梯田,地畔上是老核桃树,刚刚耕过的褐色土地崭新而肥沃,让人惬意,倍感宁静。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被庇佑感。   

  这是我这个城里人的想法,老徐不这么想,他想搬到对面新农村去,那边人多,交通方便,吃水不用人担。   

  指点别人怎么过日子,我是外行。但我有些资源可用,我想帮老徐,甚至邀请他去我下属公司打工。   

  “愿不愿意养鸡?”   

  “行。”   

  “养猪呢?”   

  “行。”   

  “羊呢?”   

  “行。”   

  “那这样。”我承诺:“你愿意养什么都行,按你的意思来,我负责销售。也就是说,你负责养,鸡猪羊兔,任何可以食用的东西,我负责卖,你想卖的时候通知我,我派车来拉,现金交易。”   

  “行。太谢谢你了。白癜风医院拉萨哪家好”   

  老徐看起来很有热情,说逢集就去镇上,先买二百只鸡娃回来。   

  “要有规模,七只八只的,挣不了多少钱。”   

  我还给他点了些窍,比如鸡可以是小的,肉嫩。猪不必养很大,饲养周期缩短才能避免风险赚到钱,但要符合标准,不准用饲料。洋芋南瓜也可以种。   

  我的扶贫大业看起来前途光明,老徐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我和我的班子成员认认真真研究过老徐未来产品的标准、检测、包装以及营销策略。如果规模可观的话,可以考虑加入我们的旅游产品系列,同时允许村里其他人加入,和老徐同等待遇。   

  他说了很多感谢的话,思维清楚,语言流畅,表述得体,很会说顺耳的话。   

  离开村子的时候,有人在我耳边嘀咕:“老徐是个暗财东,有的是钱,都在肋子上串着,舍不得花。”暗财东就是有钱装穷不露富的人。我看不像。   

  半个月之后,我在四川接到老徐的电话,我正和邢总讨价还价。老徐很客气,也很焦灼,说他父亲病了,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医疗费贵的很,想搬到普通病房,但人家说没床,城里一个熟人都没有,希望我能帮忙说说话。   

  我立即给老朋友郝大夫打电话,希望他尽快帮忙处理此事。郝大夫当天下午回话说事已办妥,老爷子冠心病,情况已经稳定。   

  老徐再次打来电话是在我单位楼下,他是来谢我的,父亲已经去世,三七都过了。提了五六斤核桃,在大厅坐了一会儿,喝了杯茶,让吃饭也不肯,匆匆忙忙走了,养鸡的事也没顾上细说。   

  第三次来电是让我催催建设单位,希望安置房建设进度加快,他家房子年久失修,大梁都要塌了。我吓坏了,赶紧给村主任打电话询问情况,并希望有一间安全住所让老徐暂住。主任笑了,说让我别管,老徐家的房梁塌没塌他最清楚,再住几年也没问题,他着急催,是怕安置房指标有变。至于工程进度,我问了主管部门,他们说这个安置点是全县进度最快的,因为天好,工期有望提前半个月。   

  后来老徐屡次电话,都是催进度,我只答应,并不说破缘由。问他养鸡的事,他支支吾吾,说买了二百只鸡娃,死得只剩下八十多只,还有几只让黄鼠狼拉走了。   

  在县上开会遇见村主任,他说老徐的家底他其实也不十分清楚,老徐不是一般的嘴严,又不大与人相交。村里人说法不一,有人说他有钱,种几十亩地,核桃也不少卖钱,没儿没女,从不添置家当衣物,无论多少活计从不花钱雇人,生活用度也抠得紧。想是有所积蓄的。   

  老徐振振有词,说父亲年纪大了,时常生病,天天吃药。化肥种子农药油盐酱醋都得花钱,他家地薄,产量不高,十几颗核桃树,毛老鼠能叼去大半。但凡有办法,他也不会住在几十年的老房子里。他让村干部去银行查查,看有没有存款。他的愿望就是住进安置房,老村子只剩下五六户了,出门吃水都不方便。至于养殖,主任说,别说八十只鸡了,八只都没有,边边拉拉的地就够弟兄俩忙乎一年,除了人,家里就没养过活物。   

  我不再问鸡猪的事。   

  这回我是明知故问,一年到头了,看他怎么答复我。老徐并不因为撒谎而不安,他说春上实实在在是买了二十只鸡,鸡瘟死了十几只,剩下七八只都在老院子养着呢。   

  “过年我逮两只大的给你,你不会杀?成天麻烦你,农村人没啥谢承人。”我还是没忍心拆穿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4 18:22 , Processed in 0.20997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