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漂浮的人面 tp41ovlw

[复制链接]

3694

主题

369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12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圆之夜,平静的湖面上,漂浮着几张苍白的人面。   

  出现的很规则,也很诡异。从空中往下看,这几张人面分散在湖面的东南西北。月光洒下,人面显得更加静谧、更加惨白。子时出现,丑时末结束,短短4个时辰,出来的悄无声息。   

  这些人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只是很少有人见到。   

  每当素秋降临,天气转冷的季节,月圆的时候湖面便会浮现人面。不知道湖里面隐藏着什么辛秘,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会很少有人相信这些,嗤之以鼻,当作茶余饭饱后的闲谈。   

  湖的北面居住着一个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的,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镇子不大,可是很古朴,镇里面的房子,很多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这样房子大多是石头砌成的,他们这冬天不冷,夏天凉爽宜人。   

  镇子里面近来也有走出山门的,回来之后穿着打扮也和那些经常在镇子里面的人不一样了,是的,显得格格不入!从繁花似锦的大都市回到从前久住的偏僻小村落,确实感觉高人一等。早上起来擦皮鞋,中午出门擦皮鞋,晚上睡觉前擦皮鞋,走起路来趾高气扬的,不知道他们耀武扬威什么。   

  “经三,你们镇子里面有没有漂亮妹子,找过来让大家乐呵乐呵”曹珂一脸坏笑。   

  “我们镇有个胡贝贝”阮经三看着另外两个人说着。   

  “你大爷的!”曹珂上去按着经三的脖子,抬起右膝盖顶着经三的肚子,“给我在找一个,这个女人送你了。”   

  “给我也不要,哥这么帅,何愁没有女人?”   

  “就你那熊样,能行吗?!”曹珂哼唧了一声。   

  另外两个人是杜梦泽,还有一个是阮经三的弟弟阮经年。四个人不学无术,在城里面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染着红黄头发,脖子到手臂刺满了文青。   

  阮经三和阮经年都是镇子里面的人,曹珂和杜梦泽是他们在外面浪荡的时候遇到的,臭味相投到了一起,由于经常做些苟且偷盗之事,没少在号子里面关着。可是本性难移,出来之后还是混日子。   

  阮经三和阮经年两兄弟,他们父亲打电话催他们回来,因为他们母亲病危,可是他们接到电话之后,说:“知道了,很快就回去了。”挂断电话,在外面四个人浪迹了大半年多,找不到有趣的事情了,才起身回镇子。   

  镇子偏离大都市,坐车辗转要好久,四人同行一路走走停停,本来3天的路程,拖了半个月才进镇。看到他父亲在家门口坐着,孤零零一个人,眼神有些缥缈,没有一点神色。阮经三和阮经年,呶了呶嘴,对另外两个人说,这就是我家,门口坐那老头是我爹。   

  “爹,我们回来了,你怎么在这坐着,还穿的破破烂烂的!”二阮兄弟有点恼怒,因为被他们所谓的哥们看到,脸上多丢人!阮父抬起头看了看两个儿子,心中的怒火顿时烧起来了!   

  “你们还有脸回来!”阮父恼怒着咬牙说到,眼中瞬间涌出了泪水,回忆到了什么。   

  “怎么了,爹,不就是晚回来几天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别喊我爹,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儿子!”阮父大声地说道,他眼里布满了血丝,身子气的发抖!   

  “爹,我们刚回来就赶我们走,总得让我们进去歇歇脚吃口饭吧”二阮没脸没皮地说道。   

  “还知道吃饭啊!你怎么不问问你娘在哪??”此刻阮父晃的更厉害了,要不是因为有外人在,他真想冲上去用棍暴打两个儿子,问问他们这几年在外面学到了什么,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对啊,爹,我娘呢?”二阮此刻才想起来,家里似乎少了什么。   

  “你们还有脸问?!去到大厅给我跪着去!”阮父心力憔悴,伤心流着泪说,坚持了这么久,再也把持不住了。   

  “为什么让我们跪着?!”   

  “混账儿子!”阮父粗口骂道!   

  曹珂、杜梦泽两个人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三人对战,觉得自己站在着挺多余的,两个人不约白癜风遮盖液患者怎么使用正确而同看了看对方,一个眼神交汇,表达一个意思,“站得脚酸了”。他们二人也不想靠着墙,或者坐在地上,因为会弄脏了他们的衣服!   

  阮经三和阮经年似乎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爹,我娘是不是已经那个了?”阮经三和阮经年有些不安说道。   

  阮父无力摇了摇头,流着泪,用粗糙的手抹了又抹,可是擦不尽,泪水流个没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阮有些慌张,二人还算有些良心,推开大门进去,看到桌子上他们娘的照片,两个人看了看彼此,然后跪下了。   

  跪了半天,他父亲也进来了,“都起来吧,事情都过去了,回来就好。”   

  两个人并没有流太多眼泪,眼睛也不是那么红肿,心中或许没有太多自责吧。在在外面待久了,丢失了本心,不知是他们的错,还是谁的错?   

  外面的两个人,穿得花里胡哨,此刻也回到阮经三家。原来在二阮跪着的时候,他们二人去镇子里转了转,找漂亮妹子去了。回来之后见到阮父低着头过来,向二阮兄弟暗地吐了吐舌头。悄悄对阮经三和阮经年说,“你们镇上的货不怎么好啊,包裹的很严实,而且歪瓜裂枣没一个好看的!”   

  二阮皱了皱眉头,表示无奈,镇上就这样,怎么比得上外面的性感辣妹!   

  转眼回来有一个多礼拜了,四个人在镇子里实在闲的无聊,就只差蹲在墙角看蚂蚁了。是的,这里没有夜店,没有酒吧,什么也没有。   

  曹珂和杜梦泽两个人建议去湖面上耍两天,他们两个人的水性还可以,更别提在湖边长大的二阮兄弟了。   

  七月十三的早上,他们开始收拾,先租一条船,然后准备了几天的干粮,还有上次回来没有舍得喝的酒,准备第二天早上动身出发。   

  二阮对白癜风患者在治疗后期应该注意什么另外两个人说,十五月圆湖面会出现诡异的事情,咱们要不换个日子吧?!“什么诡异的事情,是不是你们自己害怕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扯什么玩意”,曹珂和杜梦泽两人向二阮伸出中指,又接着说道:“你俩不敢去我们自己去!这些年你们见过有发生事情的吗?”   

  “没有是没有,不过大家十五月圆都不待在湖面上!”阮经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三和阮经年心中有些担忧。   

  “怕个鸟啊,不来算了,怂了吧!”   

  “我俩才不怕呢,再说我们水性这么好,谁怕谁啊”二阮一股脑答应了,事情没有告知他们父亲,不然他又要唠叨了。   

  第二天起了个早,他父亲可能下地了。“哎,总这么忙,一辈子了毛也没存上”二阮兄弟嘟囔到。   

  他们带好行李,把东西放进船舱里,然后开始向湖中心划去,船桨划着波纹,船离岸边越来越远。   

  第一天他们在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5 08:11 , Processed in 0.24783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