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爱恨参商

[复制链接]

8398

主题

8398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528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满光华,望断天涯。   

  他坐在桃树下的石凳上,手执白棋,看着石桌上的棋盘,凝眸深思。   

  我轻轻地走过去,略微打量那棋盘,不见半点破绽,便慢慢移开目光,一边在他的茶杯里添了一些茶水。   

  他罔若未闻。   

  素来知道他不喜欢被人扰搅,但是这件事情不能耽搁,我试探着开口:“我想接一个人进府。”   

  他沉默片刻,随后才道:“随你吧。”视线依旧在绫罗棋局上,没有看我一眼。   

     

  清风,很静。   

  我一人在花洋里,摆弄着他的棋局。   

  随后传来一阵声响,我素来反应灵敏,但是终究没有动。   

  那把剑,从我头一直滑向脖子,最后却没伤我一分便移北京白癜风医院开了。   

  只是有发被削落。   

  他说:“我要你帮我完成一件事。”   

  记忆里有他,但是我终究还是想不起,只是笑看他,不置可否。   

     

     

  庄上又来了一个客人。   

  这一天那人和赫连堇在深谈。我经过那片花洋,见到那人手执黑棋与手执白棋的赫连堇正在较量。   

  那人叫玄夜,庄上之人都称他玄公子。   

  如他的名字,他一身玄衣,浑身透着股冷冽的气息,我与他对视一眼,他的眸光,冷淡中带着张狂,桀骜里夹杂不驯,让人不敢逼近。   

  即便如此淡然的我,也不愿接近他。   

  我知道他是个危险的人。   

  此时我更不愿打扰。   

  转身,手里的披风最终没有送出去。   

  赫连堇抬头之际正看见了我,我听到他在后面说:“她素来如此。”   

     

  赫连堇从来对我都是如此,不愿多说,不愿过问。   

  我甚至不知他为何不断的发展是我们进步的阶梯收留我于此。   

  五年前一次屠杀,我家中人惨遭灭口,当时我与唯一的妹妹正在外游历,便逃过了一劫。   

  可是我竟将妹妹都给弄丢了。   

  后来,回到原来的家里,可是这已经不再是我的家,变成了另一人的,那人便是赫连堇。   

  我流连此处,在风雪中度过了难熬的几日,最后一日,我早已浑浑噩噩。   

  有人将我抱起,进了这早已不是我家的庄园。   

  庄中人都以小姐之名称我,但是我清楚知道,自己不过是寄人篱下,待在这个地方,只有一个目的。   

  那便是查清当年灭门的真相。   

  辗转几年,终于找到了我的妹妹——北宫雪。   

  她出落成亭亭玉立的样子,只一眼,我便知道是她。   

  我们有五分相像。   

  我将她接进了山庄,现在这世间,我便只有她这么一个亲人。她很懂事,终日循规蹈矩,但是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活泼,虽然很想亲近,但是五年的时间,她对我,总会有些疏远。   

  她不愿告诉我这几年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只是我觉得,能相聚已经是莫大的福气,那些伤痛,可以忘记,便不要再被重拾。   
中国的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生在哪里
  寻到她的那人要我做一件事,我略加思索,终究还是答应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便连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赫连堇受了伤,很重,外出的时候,他遭到了伏击,武功高强的他,也被一些旁门左道所伤.   

  我衣不解带地照顾他,他做了我挂名兄长五年,多多少少,我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他紧紧攥住我的手,嘴里不断呓语着什么,我听不明白,便凑近,将脸颊贴近了他的唇,只是这时候,他恍若幽潭一般的眸子突然睁开,直勾勾地盯着我。   

  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很冷,里面盛着腊月的皑皑白雪,将我的心打入寒潭。   

  我不言不语,替他掩好被子,便出去了。   

  这个时候,我是断然做不出那件事情的。   

  是夜,山庄里的人都格外谨慎,庄主受伤,难免怕有人心怀不轨,趁机偷袭,我端着在厨房熬了许久的一碗粥,向他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他已经醒了,坐在他旁边的,是小雪。   

  我看见她正端着一碗汤,另一只手不住地喂赫连堇,而那人,很用心地喝着。   

  神色很静。   

  小雪看到了我,连忙起身,而那人,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随即又将眸子移开了。   

  我顿觉自己手里的东西多余。   

  我淡淡一笑,掩饰那么一点点慌乱,随后道:“不打搅了。”便恭敬退下去了。   

  半月后,赫连堇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自那日后,照顾他的事情便由小雪代劳了,我一向寡淡,只是会问问下人他的情况,然而,终究没有去看他。有时候,我倒觉得自己不过是这山庄里可有可无的人罢了,他从来当我不存在。   

  好在,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从来不会苛责什么。   

  别人会为我鸣不平,庄里的丫鬟都是待了许久的,赫连堇用人小心,是以没有新进的,她们大约知道我只是被收养的,赫连堇大我十岁,非父非兄,看起来甚是尴尬,就算他们不说,我八成也能猜到,大概这庄里的人都以为我会成为这庄里的女主人。   

  我只是一笑置之。   

  连我自己都看不出对赫连堇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不愿意去理会。   

  不过几日,小雪从我的阁楼里搬到了赫连堇的天云阁,她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里头直觉得有什么东西梗着。   

  之后的几天,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小雪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想做什么?如果他二人情投意合,我也乐见其成,只是据我了解,以赫连堇寡淡的性子,会这么容易相信一个人?   

  就凭,他至今都没有相信过我。   

  平素里一向镇定的我,也被心头这些想法扰乱了思绪,奈不住性子,直接奔向天云阁。   

  可是门口的人却将我拦了下来,他说:“庄主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我从来都不是个莽撞的人,这么一句话,我就知道他的意思。   

  我有些失魂地走在林荫小道上,万千碧绦,倾而垂下,在我的脸上一阵婆娑。   

  然后,我看见了他。   

  他坐在一块岩石上,手里拿着一个年月已久,有些破旧的香囊。   

  仔细地凝望着。   

  随后,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存在,他抬头看我,这时候,他的眼底没有桀骜,没有疏狂。   

  只有···贩淡淡的,弥散在尘埃里浅薄的孤寂。   

  玄夜。   

  “北宫小姐可是伤心了?”他淡淡地问,我竟被他的话惊愕在原地。   

  我是北宫冰这件事情,除了赫连堇,这山庄里怕是没有人知道了,他认识我,是有些奇怪,只是我更好奇的是,这件事,是由赫连堇告知,还是他自己查到的。   

  我扬眉一问:“伤心什么?”   

  他忽然扬起嘴角,看着手心里做工精巧,但是早已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5 08:05 , Processed in 0.24218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