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Hello芊芊 oqxqbr5z

[复制链接]

6809

主题

6809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0474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我是一个忧郁的人,按照隔壁桌S小姐的说法叫作“阴郁”,整日若有所思不苟言笑心事重重的样子,悲观且闷骚。S小姐总在公司人多的时候打趣我道“有些人啊!活着比死更寂寞!”,对此,我不置可否一笑而过。“一个人,一条狗,一杯酒,一夜一下变老”,这生活难道不惬意飞扬吗?   

  我不合群。这一点是真的。不像黝黑如炭的“巧克力”老板能在部门会议大庭广众之下跟众多手下大讲荤段子,羞得一众女生个个如粉面桃花。也不像S小姐一样豪气干云,在公司里呼朋唤友,称兄道弟,一下班就觥筹交错,莺歌笑语烂醉如泥狂欢至深夜。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在我看来,狂欢只不过是一群人的孤单寂寞罢了。   

  当然,我得承认,我生活得确实比较颓废,如秋后打霜的野草一样萎靡。浑浑噩噩中读完了大学,稀里糊涂地来到南国的S城,再莫名其妙地掉入号称“中国血汗工厂”的F公司,最后鬼使神差一般地跨专业混成一个采购工程师。我仿佛看见命运对我嘲弄似的奸笑。时光搁浅,从暑至寒,“活着”这两个字对我来说仅仅是百无聊赖着。三点一线的生活,麻木到没有一丝感情!日复一日,浑浑噩噩地活着,如行尸走肉般,纠结地生活,纠结地面对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纠结地迎来一个又一个南国炙热的夏天。有的时候,我厌恶自己如一个木偶,漫无目的地活着;有的时候,我也渴求自己变成一个木偶,这样便可以没心没肺地活着。   

  我厌倦S城,打自心底的讨厌!熙熙攘攘的人群,乌压压密集耸立的写字楼,纵横交错的厂房,农民房,横七竖八,旮旮旯旯,还有那一年一季的台风,乌云蔽日的潮湿闷热,以及大街小巷向前走向后移向左走向右拐的一个个如同雕塑般面无表情淡漠的脸。。。。。。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无比的压抑。我就如一个小乞丐一样,在这座纷纷扰扰物欲横流令人冰冷厌倦的城市里,苟且地活着,使劲挣扎,抗争,逃避,尝试逃离,然而我内心是清楚明白的,我已经回不去了。生不是S城的人,死却可能是S城的鬼。   

     

  结识芊芊是在F公司里,一个午后,记得就是在一季台风刚刚肆虐侵袭S城之后。整个厂区一片狼藉,断树残花,横亘左右,满目仓夷。此情此景,本是衰弱的神经桎梏地益发欲罢不能了。前台L小姐电话过来说有客人已在1号会议室等了。我内心一阵烦怨,就连L小姐电话中娇滴滴温柔的声音,我也感觉是那么的刺耳。我讨厌见人,尤其在这台风季节里,尤其在这午后,可眼看离会议时间只差3分钟,我仍然只得拖着如灌铅一般的步履,挺着昏昏胀胀的脑袋狼狈不堪地狂奔过去。会议室是在南区的E9楼的二楼的一个小会议室,在狭窄的过道左边,之前这里曾经是一个杂货间,后来由于访客的增多而临时改成会议室。没有专门的装潢,沉闷阴暗,没有大方,只有简陋。一通七拐八拐,我气喘息息地着头面无表情地治疗白癜风有效方法步入会议室,满心堆砌着百般扭捏和不情愿。   

  “您好!我是W公司的销售芊芊!”   

  我的耳畔分明地听到一个嘶哑粗狂如老妇的声音,可看着眼前向我递上名片的双手分明是一双纤细嫩滑的玉手。我不由内心一愣。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确实是一个二十出头与我年龄相仿的妙龄女子。苗条高挑的个子,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架着一副宽边的红框眼镜,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飘逸,额头前面剪着齐额的刘海,一身职业正装,看起来格外妖娆而又干练,正毕恭毕敬地望着我,但我总隐隐地在她眼神里读出一丝淡淡的忧伤。隐匿在淡妆和深邃的眼神背后,如影随形,若即若离。   

  “您好!我是可儿!”   

  我强行振作起无精打采的脸,接过她的名片,并递过自己的名片。   

  “芊芊,芊芊,好诗意的名字啊!仁风吹靡靡,甘雨长芊芊,这是唐朝诗人张垏的《瑞麦》”,我慌忙避开她的眼神,我抗拒和她那深藏在眼底的忧伤目光之间的交会。不知为何,我的脸顿时“腾”的一下通红了。   

  “可儿,看得出来您是一个很腼腆的男生喔!看!你的脸都红了!”   

  芊芊用手指指我的脸,露出狡黠而又十分可爱的笑容。   

  跟芊芊初次的见面很短暂,但却让我很快记住了这个美丽却又忧郁的女子。爱笑,又笑得是如此的落寞;忧伤,又忧郁地如此淡然。对于陌生人,我内心是抵触排斥的,唯独对芊芊,她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一颦一中科白癜风微信账号笑都在我心底打下深深的烙印。是她的与众不同的美丽?是那惹人怜惹人爱的忧郁气质契合了我的神经?是她那郁郁寡欢的神情激起我无限的好奇窥探?我也说不上来。   

  所有的人梦中殷切期许的异性相遇,是千里姻缘一线牵,牛郎织女深情望。当然,从我相遇她那一刻起,就注定我逃不开命运的羁绊。这是命中注定的定数。小的时候城北的瞎子算命先生算的,我情路坎坷,我对此深信不疑。   

  2   

  日子在繁忙困顿而又平平淡淡枯枯燥燥中度过,日复一日,如同死水,无一点波澜。我忽然热切地盼望起芊芊来。虽然偶有电话,Email让大家越来越熟络起来,但总觉未有真人见着那般亲切真实。终于,在一个灰暗的下午,我接到芊芊的电话。依旧是嘶哑的声音,依旧没有过多的寒暄,但我内心一阵的狂喜,突如其来的狂喜,像赤脚走在柔软的沙滩上,脚底却突然踩到一个光滑绚丽的贝壳。   

  我们约定在莲塘她居住小区不远的一个小咖啡厅见面。那里虽然也算是S城的中心地带,但依山傍水,安静娴适,远不及老城区的嘈杂聒噪。咖啡厅很别致,坐落在229路公交站的终点站,下了站台往右走二三十米,再往上爬七八十个仄仄潮湿的长满青苔的石阶,再穿过一蓬蓬精心修剪过的簕杜鹃的拱门,抬眼看就可看到一个貌似船堡的小屋。蓝色的屋身像一个行驶在惊涛骇浪中的海盗船,船头上方嵌着一个巨大的白色的罗盘,船身周边星星点点装饰着一盆盆多肉和五颜六色的小花,左下方有一道可容一个人进出的小门,门上霓虹灯闪烁着几个红色的大字“小海螺”。这个小咖啡厅背靠着郁郁葱葱的梧桐山,面朝大海,绿色环绕,海天一色,即便是未入深夜,这里仍是万籁俱寂,格外安静雅致。我不禁感叹S城竟也有如此雅静之地。   

  芊芊是在约定时间五分钟提前抵达的,这是销售工程师的职业习惯,无论是S城的,还是内地,我相信都是概莫能外的。只是今天她明显穿的更加随性大方,没有工作日的正式与严肃。白色的T恤,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白色的高跟鞋,头戴一顶浅黑色的小礼帽。脸上依然画着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 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红袖的排版工具对大多数人的电脑是无效的,在自己的word里排版好也基本是无效的,建议您自行百度其他北京那里有好的白癜风医院的“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自动排好后再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   正确使用标点“……”,请勿用“------”、“…”、“。。。。”、“、、、、”、“.....”、“••••••”替代。(中文、全角状态下,按shift+6 即可)        期待佳作。(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3 16:32 , Processed in 0.26310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