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画情为牢

[复制链接]

2233

主题

2233

帖子

67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24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牌你不打!你敢给我去试试!”   

  “你要出去,有种一辈子别回来!”   

  “李文常你给我站住!”   

  ……   

  烈日蒸腾中的盛夏,感觉周遭的一切东西都被这热气融化,变得绵软扭曲。   

  蝉鸣急促不休,但躁动的,却不止空气,还有一些人的心。   

  空调房里精彩的电视剧声音固然大,却依旧掩盖不住门外那声嘶力竭的尖锐喊叫。   

  那声音拨动了原本应该在饭后享受片刻清凉的人们放松的神经,好奇心驱使他们走出自家院子,然后在声源发出的地方相聚了。   

  在一阵面面相觑后,人群中有人皱着眉头,有人勾着头东张西望,有人用眼神或只言片语交流着,猜测着,谁家又怎么了。每个人都想从别人的脸上窥探出某些自己想了解的内容,从那眉宇间的紧皱透露出的信息,与其说是焦急和忧虑,更多的不如说是等下又有热闹看的激动与兴奋。   

  人群围堵的院子里,留出一片地方无人过于靠近,只见一个中年高个子女人顶着一张因发怒而涨红的脸斜站在空地一侧,眼圈泛红,眼珠布满血丝,发丝的凌乱更趁得她面色憔悴不堪,多处泛黄的土渍在灰黑色的裤子上尤其明显,想必之前已经起了肢体冲突。   

  而空地的另一头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的他脸色醺红,双眼混沌,瞪得老大,手叉着腰,啐了一口唾沫在地,迷蒙的双眼时不时不耐烦地回瞪一眼高个子女人,衣服也因之前的撕扯松松垮垮挂在身上。   

  这两人便是事件的主人公了。   

  男人名叫李文常,四十二岁,游手好闲了半辈子的他不仅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连着整个乡里大大小小的街道,甚至临乡,都有他混的比较熟的牌友加饭友。   

  高个子女人正是她的妻子,名唤杜兰哪家医院是白癜风黑色素移植最好的医院?容,是个典型的以家为生活中心的农村女人。   

  在大家到来把两人拉开后,他们还各自数落着对方的不是,唾沫横飞,阳光下看得到有些还喷在了拉架人不耐烦的脸上。   

  但也在来来往往的口水战中,大家都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脸上几多恍然,几多鄙夷。   

  原来,李文常出去跟饭友喝酒刚回来,落座后连凳子都没暖热乎,门外就有几人喊他去打牌。   

  有的男人就是这样,明明腿软到走着路走着路都能坐在地上,视线模糊到看人能重好几个影,却还是不知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比清醒时更能够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在牌场上一定能翻云覆雨大显身手。   

  李文常就属于这种人,酒后打牌几乎成了他不可打破的功课。   

  以前的那么多次,杜兰容也知道拦不住他,但都还是尽量阻挠一下,实在拗不过,也就随他去了。   

  但这次不知为何,她变得比以往执着,顺从那么久,她也想让他听自己一次话,即使是偶尔也行啊。   

  于是就这样,男人要去打牌,女人极力阻挠,口角演变为厮打,厮打导致现在的局面。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治疗白癜风好不好 虽然引来了那么多邻居围观,李文常还是没有改变原来的想法。随着已经飘向牌场的心,身体也付诸了行动。   

  “李文常!你干什么去?你敢出这个大门试试!”杜兰容见男人就要提脚离开,气急道,不顾身边邻居的阻挠,快步跑到李文常身旁,死死拉住了他的衣服。   

  李文常见状,更是恼怒,大力甩开女人的手,喝道:“我爱干什么干什么!你还能管得了我?放开我!”   

  杜兰容不甘示弱重新抓住他的胳膊,尖声说道:“我不放!我今天还就管你了!以前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今天你哪都别想……啊!”   

  突然,男人一个大力翻身,在所有人未防备之时把女人狠狠摔在了地上,只听得女人一声惨叫,完全被压制着,随后便是更为激烈的拳打脚踢的声音与句句难以入耳的咒骂声。   

  “哎哎?别打了!文常!这像什么话!”   

  “李文常你个小崽子你疯了!”   

  “文常哥!文常哥!别这样不能这样!”   

  ……   

  人声的嘈杂混着知了的鸣叫呲拉拉划过本就浮躁焦灼的空气,吵得人心更加燥乱。   

  院中离得近的人使劲拉架,大门外离得远的拥上来查看劝说,但李文常到底是醉的不知东南西北了,对杜兰容下的都是狠手,待人们把他们拉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杜兰容红鲜鲜的脑后,呼吸微滞。   

  那赤红的粘稠物混在她乱糟糟的头发里,在强光的反射下泛着黏腻的光泽,直射人眼,显得此时的杜兰容狼狈不已。人群中刚才的窃窃私语也消失了,谁也没想到李文常会那么疯狂,竟把自己老婆的脑袋打出了血!   

  杜兰容只觉眼前一阵昏花,后脑勺疼得紧,与她关系较好的邻居都围过来轻声问她的情况,杜兰容现在满脑子装着不能让李文常出去的事,对邻居的询问只随口说着没事,只是胡乱摸了摸发疼的地方,在看到血的同时又开始搜寻李文常的身影。   

  而因刚才的一阵混乱,大家都怕了此时的李文常,不敢再上前阻拦,所以他很顺利地跑出了大门,跑到了路中间,步调因醉酒显得蹒跚不稳,险些栽倒在地上,但已经没人上前扶他了。   

  “李文常!”杜兰容冲到门口向着李文常离开的方向喊得声嘶力竭,可是回答她的,只有那人冷漠的背影,与骂骂咧咧的余音。   

  男主决绝走掉,闹剧算是堪堪闭了幕。作为女主的杜兰容,满脸颓唐,心神俱疲,不想承受外人的注视与议论,径白癫风医院解析必要的常识自回屋里去了。   

  她不明白,她这近二十年来为他生儿育女,忙前顾后为他做了那么多,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为什么就得不到他一点忍让?为什么就得不到他一点重视?她不明白。   

  相亲的时候,她一眼便看中了他,那双眼,那张脸,那个人,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永远地烙在了春心萌动的她的脑海中。自此,她便期待着,期待着自己的世界里一定要有他才完美。   

  所以当媒人来回话说男方那边不同意她时,她连脸面都顾不上了,求着父母,求着媒人给自己去那边说好话,她已经认定未来的希望只能是他,换了谁都不行,这份执念连她自己后来想想都觉得可怕。   

  于是,在她近似疯狂的坚持下,在媒人巧舌如簧的推荐下,她杜兰容终是嫁给了李文常,那时候,她觉得老天待她是真好。   

  但是杜兰容忘了,有的事情坚持到底,是会得到好的结果,可有些事,结出来的果却苦味连连。   

  生活在了一起,杜兰容才知道李文常根本就是个二混子,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游手好闲,他长到这个年岁竟然连一分钱都没往家里挣过,而且家里的活计就算堆成山他也不说搭把手,只会对她发号施令,颐指气使。   

编辑评语故事来源于生活,相信生活中这样的例子是并不少见的,见闻转为文字,希望能警戒一些人。(作者自评)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4 18:31 , Processed in 0.31561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