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回复: 0

红色的旗袍

[复制链接]

2145

主题

2145

帖子

64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46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几天工作不顺,到一座海边小城度假。海风吹得人十分惬意,我拿着一杯红酒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看着夜下的星空海。   

  阳台的对面有一座两层别墅,正当我沉醉在这夜风里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子惊声尖叫地从对面别墅中跑了出来,她的双用此些食饮来调相关疾症手挥舞着,头发凌乱地散着,好像被鬼追着一般,我的眼睛正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忽然听见一声门响!   

  一个男人从对面的门里钻了出来,或许我不该听见那声门响,因为我是在三楼,可是明明白白的我听见了!那声音好像直接响在我的心里,让我鬼使神差的看着那个从门里钻出来的男人。   

  恍惚间,那个女人不见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空气里没有留下她的尖叫,没有留下她的脚步声,让我只看见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也看着我!   

  我感到浑身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一般,我抬起红酒杯子要饮,却一不小心倒在了胸口的连衣裙上,我惊了一下,慌忙擦拭着胸口上的酒渍,退到客厅里将窗帘拉上,直到我将自己收拾好了,沐浴之后穿起了浴袍,我都还在想:“那个男人不会还站在那里看着我吧?”   

  我透过窗帘悄悄看了一看,已经看不到人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好害怕门响!   

  第二天的时候我想,我还是要跟他交流一下。我去自己所在的酒店前台打听了一下,问自己阳台对面那座别墅是谁的。   

  一个侍者告诉我说,那座别墅的主人是一个七星级酒店的大厨,结过一次婚,妻子病死了。   

  我坐在酒店的餐桌上,思考着专家介绍白癜风发作时的症状侍者的话,思考着昨夜看到的景象,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还是那个男人故意找来的,他竟然站在了我面前,穿着一身淡蓝色西装,看起来十分英俊。   

  “美女,可以坐你对面吗?”   

  我看了看周围,店里的人不是很多,为什么要选在我这里呢?难道是因为我很好看?   

  然后我鬼使神差的就让他坐下来了。   

  我们聊了一会儿,聊得倒是很投机,他说他叫鬼使白,一款游戏角色的名字,我自然说我是鬼使黑了。   

  “有没有兴趣组一个白加黑组合?”我说。   

  他听完哈哈大笑起来了,我自然也是笑着的。   

  最后他说,“能不能让我送你回房间?”   

  我想他要是送我回房间,肯定是要进去坐一坐的,这样一来我心里就有点忐忑了,不过我还是同意了。   

  进了房间自然是要喝点小红酒什么的,我在香槟酒杯子里装了红酒,让杯子相互碰了两下便将其中一杯给了他。我这人向来喜欢新鲜感,不喜欢千篇一律的东西,他要笑也没关系。   

  我白天花了点功夫打听他的任何信息,下午吃饭的时候才遇见他,现下已经夜幕降临了。   

  我看见他站在阳台上往外望去,说:“你这里能看到我的别墅。”   

  我故意惊讶原来这是他的别墅,又说:“整座酒店的右侧阳台都能看到你的别墅。”   

  他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我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像昨夜一样,我在客厅里看见他仍在阳台看风景,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这种声音只有我能听见。   

  我假装要同他聊天,把脚步一到阳台上去,故作不经意的那么一看,看见昨夜的那个女人仍旧穿着红旗袍跑了出来,这一次看得比上一次清晰一些,我看见她两只手抱着头,头发湿漉漉的,嘴里不停尖叫着,身上的红,显得那样正确预防白癜风疾病的方法有哪些的鲜艳而刺目,像我周围长了一围刺,密密麻麻向我压过来那样让我感到恐惧。   

  我的喉咙紧了紧,尽量不让他发觉自己的异常,开始向他打听他病故的妻。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我察觉他明显皱了一下眉头。只好说,“我就随意问了问别墅是谁的,你也知道,现在的人都很八卦,我就听了一些。恰好又遇见了你,所以想问问。”   

  他喝了一口酒,靠在阳台上说:“是有这么一回事。”   

  后来我们聊得热了,就相互说了真的名字。   

  “我叫渊清,你呢?”   

  “我叫竹鹣。”   

  走的时候我送他出去,故意在门缝里看了他一眼,看见他的背影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我正想这是怎么回事?渊清便猛然回过头来看着我!   

  那眼睛!像是恶鬼!在临死前朝我那么一瞪!只有眼球,没有眼皮。   

  我心里一吓,连忙将门关了,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门突然响了——   

  在我背后,噹噹噹噹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撞进来,快要把门撞烂了!   

  我心里害怕,只知道往前跑,跑到阳台上,却看见对面别墅的门里站了一个人,那个女人早已消失不见,渊清站在门口望着我,手里的刀子在夜里闪着寒光。   

  门外寂静了,我退回到客厅里将窗帘拉上,脑海里思绪翻飞,我想我必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的日子我便故意穿了一身红色的旗袍在他眼前晃,我想他总有一点感觉才是,谁知道他居然笑着夸我漂亮,一点怪异的感觉都没有。   

  我问他:“你第一次见到我要坐在我对面也是因为我漂亮吗?”   

  “那当然。”他笑着说。   

  随着我和他关系的深入,我开始打听他妻子的是,果然如我所料,他每次提及他妻子面部表情都有些奇怪。   

  我依然每天夜里都看到那怪异的景象。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景点,夜里就算很晚也会有人出来吹海风的。对面的那一栋别墅旁边有一小片树林,是个很阴暗的地方,我想那里面可能藏着什么秘密,因为那个女人就是往那边跑的。   

  大概凌晨一两点钟,夜里的游人已经很少了,我偷偷的溜了出去,进了那片漆黑的树林。我不知道该带点什么东西,所以干脆就没带东西,我急急忙忙的,竟连鞋子也忘了穿了。当我的脚踩在那片松软的地面,我便感觉到有一股渗人的寒气一直包围着我,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引导着,让我慢慢的,慢慢的向某个东西靠近。   

  远处的路灯光被树林的叶子层层削弱,显得十分暗淡,这样接近漆黑的黯淡让我的眼睛模糊一片,敏感而又脆弱。   

  恍然一下,一只手从我面前的土里伸了出来,一股让蛆虫爬满了尸体的恶臭迅速钻进了我的鼻孔,它像一缕黑烟把我笼罩进一个幻境,连我身上的毛孔都能感觉到这是一种怎样的臭味,我真感觉自己身处一个死人堆里。   

  我的手紧紧将口鼻捂住,不知道是该先惊声尖叫还是该先呕吐。   

  我感觉到有东西从土里钻出来,这让我联想到尸体从土里爬出来的样子,虽然只是想象,但我确实听到那女鬼狂叫的声音了,她仿佛张大着血盆大口,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5 08:11 , Processed in 0.29522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