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柳江信息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0|回复: 0

今宵酒醒何处

[复制链接]

2925

主题

2925

帖子

880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808
发表于 2017-6-19 22: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宣和五年,卫国境内,一片凋敝之景。连年与陈留国交战已掏空了卫国的里子,只留疲惫的将士继续咬牙死守,苦苦坚持。而眼下,陈留军队又待发起下一轮进攻,卫国国君卫籍在酒色沉迷之中也不由得隐隐担忧起来。   

  “君上,何不效仿古人和亲之法将本国公主嫁往陈留,两国缔结姻亲,如此便可停战。”丞相谢宏进言,接着又有几位朝中的老臣纷纷表示赞成,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朝中的事自然会传到后宫,如今最受宠的昭妃便起了心思。虽说她是君上最宠爱的妃子,但也一直没升她的位分,其间最大的阻碍就是已故皇后的唯一女儿,也是卫国唯一的公主,菁言。虽说这卫菁言不是很得君上宠爱,但君上念着与皇后的旧情,将中宫之位悬置,而卫菁言也是个心思细腻,安静温良,寻不到什么错处,这着实让她头痛不已,如今面前恰好有个机会可以让她铲除这个绊脚石,当然要好好利用。于是昭妃在接连几天在卫君旁吹了枕边风后,卫君考虑到女儿已经及笄,且卫国只有一位公主,便点头答应了。   

  菁言得到这个消息后很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其实她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身为卫国唯一的公主,这就是她的宿命,她都知道。走过15个年头,母后的早逝和父王的不重视早让她学会了隐忍与接受。带着这种心情,三日后,她踏上了前来迎亲的马车。   

  卫国与陈留之间的路似乎并不漫长,坐在马车里的卫菁言细细琢磨出发前几日打听到的关于陈留世子的消息。陈留世子名曰慕容簟修,传言性格沉稳,不露声色,其余便打听不到了。今后要如何在世子府行事而不被诟病,还是个大问题,毕竟什么都不熟悉。这样想着,还没想出个头绪便到了世子府。本以为还要拜堂,谁知却没有这个仪式直接被送进了洞房。   

  卫菁言不太习惯陈留的服饰,它不似卫国那般轻简,反倒是层层叠叠衣带众多,且头饰太过沉重,因着这层缘故,卫菁言早已出了一层薄汗,此时待在房中,四下无人,想着反正离酒宴结束还早,慕容簟修还不会回房,便偷偷掀下盖头顺带将外层嫁衣脱下。刚刚的闷热散去后,卫菁言这才环视了屋子的四周,装饰典雅,奢简不过,谁知这时外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她顿时心中一惊,马上穿上嫁衣,此时若再戴头饰已然来不及,她干脆直接盖上了盖头,静静坐在床边。门吱呀被人推开,那人走了进来又将门关上,渐渐向床边走来,卫菁言的心随着脚步声的走近也一分分收紧,直到终于停在身边。   

  “世子妃还真是好兴致。”低沉中带一丝戏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在耳旁,使卫菁言稍微不习惯地向后倾了一下,谁知那人却似乎早料到她会躲,顺势也将身子向前倾,将卫菁言压在了床上。红盖头被身上那人轻轻掀开,卫菁言便看到了那人刚毅的面部线条,迷离却似清醒的眼睛,微勾的嘴角缓缓向下,对着卫菁言的耳朵吐气,“世子妃,还真是,很美呢。”卫菁言耳朵如电触一般,细细麻麻的感觉一直传至脚尖,带她回过神来,面前这人又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定了定神,知道这人在耍自己,便问到:“阁下,是世子殿下吗?”“能进这里的人,你说呢?”卫菁言心里是知道的,不过确认一下罢了,不过这些她可没跟慕容簟修说。身上压着个人可不是件美妙的诗,尤其还是个男人。   

  “世子可以起来吗,压着我了。”卫菁言问,但慕容簟修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卫菁言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两人便完全到了床的里面,她的外衣也不翼而飞,“嗯……该睡觉了。”慕容簟修继续解着她的衣服,一件件丢落在地,直到最后卫菁言只剩一件薄衫,慕容簟修便开始解自己的腰带。卫菁言哪里敢这个是不是白癜风动,她早被这突然的情况弄懵了,毕竟从来没有过,现在对方在干什么她连看都不敢看。谁知那男人掰过她的头,“看着我。”拉住她的手摸向天津最好的白癜风治疗医院自己胸口,卫菁言的心跳的更快了,全身都紧绷着。对方却还不放过她,伸手朝她探去……   

  卫菁言醒来时,身边已没有人,洗漱好便去拜见陈留国君和皇后,努力学好这里的礼仪。接下来几天慕容簟修都在卫菁言这里歇息,但白天几乎看不到人。即便如此,卫菁言也觉得很满足,没有任何刁难,努力适应这里讨论白癜风患者聊吧,就这样平淡的过下去。不过一个月,卫菁言就有了身孕,然后顺利产子,名曰慕容裕陵。虽然慕容簟修对卫菁言没有特别的宠爱,但一直都温柔体贴,生了孩子后更是如此,从未改变。卫菁言以为他是有些欢喜自己的,不然也不会让她有他们的孩子,她本以为就会一直这样下去。可是几月后陈留再次出战卫国,卫国不敌,最终覆灭,卫菁言因此有种到了国破家亡境地的感觉,但国已覆灭,她一介女子难以改变什么,她觉得自己还有孩子,还有夫君,必须在陈留好好过。直到突然有一天慕容簟修闯进来用剑指着她,神色冰冷“卫菁言身为罪女与人私通,秽乱宫闱,罚入奴籍,再不得翻身。”被送进奴役处后,她还是混混沌沌的样子,她不明白,那么温柔的夫君怎会变成推她入火坑的罪魁祸首。他告诉她,不能,必须活着受罪,除非她想慕容裕陵殒命。她以为那是他的儿子怎么会如此狠心,她以为自己和他是有感情的,可是当她被折磨一次又一次后,当她听到儿子的死讯时,她所有的希望都被浇灭了。从今以后再也没有慕容氏,再也没有世子妃。   

  慕容簟修登上皇位后,来过一次,他是来接她回去的,可那时候她已经不在了,她早已用一根白绫结束了她二十多岁的生命。而他呢,在她的名誉和生命之间,选择了后者,父皇不喜亡国余孽存活于世,早已将裕陵灭口,为保她性命,他什么都不能做,亲手将她推进火坑,不能暗中保护,只盼她能靠着儿子挺过去。最后,却还是晚了。   

  他们很少猜忌,于双方而言都希望平淡点,错不在他们,错在出身,错在一个卫国,一个陈留,错在世道,错在战乱四起。   

  那样的美好时光,都只是一场梦了。编辑评语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酒醒却是迷茫处,终究是一场梦。  其实标题和内容无甚关系,增加诗意哈哈哈。(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柳州柳江信息网 ( 桂ICP证811654009号

GMT+8, 2017-6-28 15:10 , Processed in 0.26747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